那天中研院院慶,劉紹臣院士演講關於台灣的氣候變遷。

照慣例,最有趣的永遠都是發問時間。


那天有好幾個發問讓我到現在還有印象,

一個中年聽眾問:如果大禹治水的年代平均溫比現在更高,是否我們完全無須顧慮全球暖化?

院士很溫和的回答:(如果是我這種品性差的,一定是用回罵的)

『這部分比較困難,您可能沒聽懂,(下面憑印象沒找筆記←老是不看筆記,作筆記到底要幹嘛?)

在大禹的年代雖然中緯度的平均溫較高,但熱帶海域的平均溫卻比現在還低,因此極端降雨的機率較少。 』

這段是這次演講的重點之一,旨在說明變遷的影響不能單看平均溫,以臺灣的極端降雨來看,也就是颱風的生成、熱帶海域的海水溫度來看,暖化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結果。發問者問的跟院士演講中講的剛好完全相反

另一個年長的發問者則問:我覺得這幾年冬天都蠻冷的啊,暖化被誇大了吧。

院士也很溫和的又重複了一次他的演講重點:(一樣沒對筆記)

『臺灣的白天氣溫受到冷氣團的影響,但夜間氣溫卻比往年的平均要高,暖化反映在這上面。』

也是演講中刻意解釋的迷思,但發問者還完全沉溺在迷思中。最詭異的是,同一天下午場地質的演講又被人問了一次。(哇咧,為什麼挑地質場問氣候變遷啊?)

這也不打緊,氣候變遷這東西本來就很難懂。但妙的來了,隔天自由時報有報導這場演講!而結尾的重點卻是:『院士批評馬英九的作法是愚笨的』

夠詭異吧!你不在場還真的不知道到底是怎麼拐到這份上的!

原來是因為,院士提到一個很重要的觀念,發生過土石流的地區,土石流的機率會增加,政府應該想辦法勸導該地居民遷移,而不該放任居民原地重建,因此院士認為,馬英九讓八八風災的居民原地重建聚落是不理智的。

前面那落落長的概念被馬英九笨蛋一語帶過,是否自由時報的讀者讀到這樣的報導心情上也就滿足了呢?(像我這種心智扭曲的,一定會覺得自己被記者侮辱了)

我是不知道看的人怎麼想,但我覺得蠻絕望的就是了,特別是這篇報導被剪在教室後面公告欄。(大嘆)

雖然每個人都想參與議題,自我評估對議題的了解度也不盡相同,but,多學嘛!
我已經忘了『無知就是力量』這個副標是因為什麼而放上的,可怎麼說,總覺得一直都很適用。

我也總是很謙虛的在學習啊!(無誤)

==

話說,劉紹臣院士有好幾個演講檔,有興趣的人不妨找來聽。
他在演講提到他認為解決暖化比較好的方式是在平流層散布懸浮微粒,我一直以為他是在開玩笑,
但前些天聽了他07年的演講,我發現他是認真的!囧

真心想了解暖化,汪中和博士2011年在科博館談暖化的演講可能會更平易近人吧。(印象中)

創作者介紹

巴拉巴拉備忘錄

hoshi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