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台北雙年展:(限制級)瑜珈 / Dirty Yoga
北美館 官網
06年11月4日~07年2月25日
(刊頭的圖來自官網剪截,原先它是動態的)

寫在前面:
由於雙年展屬於現代藝術的範疇,又原作都還活跳跳,所以我就不敢隨便放圖,至於隨便批評還是有的,還望原作大人既原作大人親友團多多海涵。

所以,咱們就直接進入正題吧。

本展『試圖將當下熱門流行的活動作為一種象徵,探討全球化風潮底下, 極端的價值觀之間的衝突及其多重可能性』,於是在如此義正嚴詞師出有名的主題下,卻取了一個譁眾取寵『限制級瑜珈』當標題,實在是讓人難以領略現代藝術的艱深!

由於本展許多作品用了大量影音媒材,有些我沒好好看(←理直氣壯:p),所以我只講我能講的。
然而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起,我盡量有條理一點...

曹斐
大型裝置,擺了幾個國父雕刻和播放國父傳的電視和幾本書。
雕刻來自作者父親,影片大概是對面中央電視台拍的,書是別人寫的。請問,『作者』到底是誰?這能算是『作品』嗎?感覺比收藏家還糟...

Valeska Soares
一個空間,兩個長凳,背景各放映著影片,影片內容是圍繞著長凳的人事物。
不管畫面內容為何,他的營造手法就是製造影片和現實空間重疊的突異感,可這個表現手法,我在敦南誠品某展中看過耶,這是可行的嗎?

田口和奈
修圖與疊圖作品
據官網所說,因為虛假,反而顯得這些照片真實,PASS好了,真的要講會很難聽...

VIVA
將VIVA的同人誌作品剪貼在眾多的抽屜中。
透過拉開抽屜的過程,體驗VIVA的歷程。記得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東西,只是抽屜放的是照片罷了!VIVA不是裝置藝術家,真不知道誰給他這個裝置建議的...

其他還有幾個無趣的作品,
比如有個作者拍攝了一堆停紅燈的作品,這個大家熟到不能再熟的景象,既沒有蓄勢待發的衝動,也沒有隱忍等待的不快,只是很普通的一個快門留下的殘影,想要表達什麼?或者說,能表達什麼?

整體來說,這個雙年展,不管表現手法或者媒材使用或者表達意涵,都過於粗淺!

看完時,我想到一個小故事,出自『丈量世界』,當洪堡在某個村莊遇到一位相當優良的科學家,他在與世隔絕的村莊中,獨立發現了許多科學道理,當他驕傲的展示給洪堡,卻發現這些東西外界早就都知道了,該科學家才發現自己竟然落後世界這麼多!
我想說的是,先放下你們手邊個工作出去外頭看看展覽吧,現代藝術家!

有時我會想,扣除掉製圖技巧的部分,這些現代藝術家想觸動或被觸動的啟發,竟然只和一個理科畢業生差不多的話,到底是這些人太過膚淺呢,還是我應該不要再繼續埋沒自己的才華才是?(後者當然是亂說的)

最後送上EIRCA USO的作品『夕陽瀲灩

近年因人類過度發展導致激烈的全球暖化,尚有狂妄自大的人不願接受這個事實,烏索(ERICA USO)這幅作品主要是透過橫看湖面波光的夕陽餘暉,諷刺日新月異的工業若不思反省,也將走進夕陽。(連結)

別鬧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oshimi 的頭像
hoshimi

巴拉巴拉備忘錄

hoshim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